金山湖:波光诗意两相和

2020-12-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关于江苏金山湖的印象,主要来自于《白蛇传》。“水如若有情,水漫那金山,不管是地覆还是天翻全不管……”电视剧的主题曲如今依旧萦回在耳边,那段杜鹃啼血的千古深情可能也只有金山湖的水才能注解、吟诵与传唱。

  我特地借来一片暮色,与我一同邂逅金山湖。

  岸边的芦苇围成一片,低着头,轻声地交头接耳,或是闭着眼,沉默着。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它们像是老人,把夕照无限的眷恋浓缩在一个黝黑的影子里,偶尔吐出一两句坚硬的话,可也并没有期望回答。

  水,辽阔得让远方的长江大桥和金山寺都显得低矮,仿佛匍匐在地平线上,不敢扰乱这幅天地的油画。只有芦苇,拦在湖水上,让人在这辉煌、庄严的盛景前,也不觉得冒昧、突兀,甚至也和芦苇一起,成了岸上和谐的摇曳。风一吹,便是百年。

  金山湖旁曾有一片金山渔池。一轮红日当头照,一块块方形的水塘依次整齐地排开,人们的童年和青春都在渔池的水花中翻滚。养鱼、捕鱼、卖鱼,人和水的情缘在不知不觉间缔结,即使现在退渔还湖,这份亲近与热爱却铭刻在时光与地缘的记忆里,和鱼群一起,一代代传承、洄游。

  我喜欢在夏天去金山湖,这时荷花淀正值恋爱的季节。满湖莲韵随风动,时光在它的一颦一笑间流连忘返。

  近处,莲花或开或闭,像是一首抑扬顿挫的歌,承载着夏日深深浅浅的抒情,要由蜻蜓去点染、唤醒。白头翁、蜜蜂也来了,它们是湖泊生态健康的标志,在花苞随便的一立,都是乡愁定格的姿势。

  荷花是对爱情最生动的剪影。每一朵花都是写给湖水的情书,灵感流溢的,已经让花香在涟漪上流淌;灵感匮乏的,还紧锁着花苞,冥思苦想。它们相信,当莲叶接天、荷花映日的时候,所有神话传说里的悲剧都将得到救赎,所有沉沦在淤泥里的深情都将如出水芙蓉一般,亭亭玉立。

  远方,绿树绒绒,耸立成黛青色的城墙,守护着湖水。它们和慈寿塔以及天际隐隐约约的群山连在一起,共同留白出悠远的遐想,而湖水便在岸上得到了另一种延伸。

  当然,在其他三季,金山湖也会用独特的风情迎接人们。就像一个老友,不需要敲门,兴起便往,不惊野鸭,不扰白鹭。人们站在湖边,坐在画舫,走在寓意“千年等一回”的千步廊桥上,怀想波光粼粼的人生,一种无声的秘语,就在流云的倒影与鬓角间流动。

  金山湖的命途也是多舛的。不仅被白素贞“作法”,用一片狼藉去哀悼情伤,而且曾频繁遭到破坏。非法捕捞、侵占滩涂、污水直排,蓝藻肆虐。幸好,河长制的推行,生态保护的推进,它才得以告别所有蓬头垢面的日子。

  湖中,大大小小的浮岛,是生态修复与自然景观的有机结合,人类的智慧与自然的审美借助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衔接在了一起。浮岛们像是隐士归隐在湖中,沏着养生茶,在充满负氧离子的和风中,谈论着绿水青山的精神家园。放生的鲢鱼也不负众望,齐心协力,将蓝藻从金山湖的噩梦中驱逐了出去。人们遵循着文明的契约,是游客,也是守卫者,用心灵的洁净与通彻赢来了湖水的明亮与秀美。“智者爱水”,这份爱的内涵,在金山湖畔得到了丰富与深化。

  金山湖中曾经举办过生态体验畅游比赛,近千人在湖中乘风破浪,用肌肤感触水的纹理,用身体在水中书写一首首或婉约、或豪放的情诗。在终点,无人不对金山湖的水质大加称赞。居于此,游于此,是都市生活中一份难得的幸福。

  有时候,我们很难区分,是人伴水而生,还是水依人而存。但我们路过水的时候,水也在用一种遥远而亲近的诗意缓缓地浸润我们的身体和性灵。因此,若我们毫无保留地向水交出所有的爱,这份爱,也将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缓缓流回到我们的身边。(仇士鹏)

(责编:黄林、张祎)

相关新闻

金山湖:波光诗意两相和(2020/12/7 9:24:56 |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