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磐安观大旗

2020-12-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前不久,在浙江中部金华市磐安县的玉山台地,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交织交融,旗手们、乡亲们、游客们成群成队。所有人都准备迎接那激动人心的一幕——广场上,5面30多米高的龙虎大旗迎风屹立、猎猎作响。旗面上绘有龙虎图案,远远观之,真如云里藏龙、山中卧虎,龙虎相斗栩栩如生。壮观景象一如诗中描述:“十月中旬报赛忙,茶场卜得看场狂。裁罗百幅为旗帜,高揭旗杆十丈强。”

  两个月前,我来到磐安县尚湖镇,成为了一名驻村干部。这里的人经常向我夸赞大旗文化。在尚湖,大旗元素随处可见。驾车进入小镇,第一眼看到的是写有“三江之源、大旗之乡”的景观墙。往前走几步,便是位于镇政府对面的“大旗广场”。小镇每年农历十月十六应邀参加秋社庙会,每两年还举办以迎大旗为主的民俗活动。

  大旗结构复杂精巧,由旗头、旗面、旗杆、拢耸竹、旗索等部分组成。旗头呈葫芦状,饰以流苏,风吹动时随之飘扬。旗头下方系有麻绳8根,为旗索。旗杆高达30多米,分上下两段,两段交接处系着几十根拢耸竹,形如大伞。旗面大的有600多平方米,几近于一亩地大小,需用绸缎300余丈。上面绘有龙虎或花鸟图案,四周饰有红、黄、蓝、绿各色翠布,鲜艳华美。

  做大旗需要精雕细琢,迎大旗更令人拍案叫奇。尚湖镇岭干村有一面“娘旗”,也称“母旗”。相传乾隆游江南时被土匪追杀,躲藏在岭干村大旗底下才逃过一劫。事后,乾隆在这面旗上盖上玉印,以示嘉奖。正因如此,每次迎龙虎大旗前都要先迎这面“娘旗”。岭干“娘旗”不到,其他村的大旗都不能竖。

  迎一面大旗通常需要120名壮汉,《磐安县志》里将这些人称作“旗脚”,他们像人的脚一般将大旗牢牢支撑住。今年参加活动的“旗脚”最小的30岁,最年长的已经85岁了。他们身穿红黄相间的传统服饰,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一些人先确定支撑点,挖好坑洞;一声号令后,十来个壮汉围在坑洞边,将旗杆固定住;几十个壮汉负责在旗杆中段共同用力推;60来根拢耸竹各归其主,似伞架般徐徐展开。最后,所有人马一并发力,共同将大旗竖起。

  一瞬间,大风起,鼓声隆,来自尚湖镇和尖山镇的5面大旗同时在广场上飘动。老人、小孩举着小旗,在大旗边旋转、欢呼。大旗小旗交相辉映,让人身处江南小镇也能感受到纳兰性德笔下“一夕萧萧满大旗”的壮阔气象。

  这面大旗,在尚湖已经迎了800多年。相传明嘉靖三十一年,倭寇入侵,戚继光在义乌、东阳、磐安招募兵员,在各地险要处筑寨驻兵。磐安抗倭守将刘壳制成特大的旗帜,绘制龙虎图案,以为号令,最终大败倭寇。

  此刻,我站在“大旗广场”上,看到尚湖一片和静幽美。这里山青水绿,街道整洁。老百姓安居乐业,日子越过越美。再也不用靠老天吃饭了,但迎大旗这项仪式却始终没有中断。它彰显了村民们古朴的智慧和力量,反映了百姓们对美好生活的殷殷向往,更体现了一代代尚湖人“团结协作、全力以赴、奋发向上、众志成城”的气质风貌。

  百年大旗,悠悠浩荡。激情不灭,精神不息。(张诗妤)

(责编:黄林、张祎)

相关新闻

在磐安观大旗(2020/12/17 10:10:52 |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