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茂名 浪漫海岸

2020-12-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好心茂名,一个响亮的品牌。

  一句好心,看似简单,实际上茂名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东西,她散发着神秘的气息。这种气息像潮水般向我涌来。起初,我试图与那种神秘的气息沟通,融合。可是,我的心像一朵飘忽的云。

  好心多么珍贵。天真有时释放出大爱的灵魂,南海之涛,给我们带来灵感,而时尚的风过于缥缈,让人难以捕捉。发掘生活之美,我们要善于采撷,善于与美对话,善于在历史的风景中找到新的风景。

  一

  茂名有怎样一种美呢?

  这一天,我走进了茂名,感受到一种文化依托的美。冼夫人的“好心”文化传统与今日打造的浪漫海湾,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潮头汹涌,一泻千里。我心中的潮头到底会怎样涌起呢?

  茂名是一片迁徙之地,客家人、广府人、福老人在漫长岁月中陆续迁徙到这里。与深圳、汕头相比,茂名不是改革开放最前沿,但却给我潮头的感觉。因为茂名有油页岩、橡胶。不过,今天的茂名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多功能现代化滨海绿城,好心湖、浪漫海岸旅游度假区、水果基地……彰显乡村振兴与文旅的深度融合。

  当年改革开放,潮头涌起的地方,打开了古老封闭的国门,带来一股清新之风,我们注视着、思考着,主动迎接来自太平洋浪潮的冲击。时光荏苒,茂名似乎在等待什么——相比较而言,茂名开发较晚,但“好雨知时节”,如今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下,茂名迎来了崭新的机遇。

  茂名让我起笔的地方很多,难以取舍。岭南圣母冼夫人、岭南道教先驱中医大家潘茂名,忠良街、大美雾中岭、大仁山、天马山、浪漫海岸、爱与浪漫主题景区、博贺湾等等,这些名人、名山、名海让我受到震撼和启迪,我们马上知道茂名的独有魅力,我明白茂名将要带我们去往何方了。

  冬天,北方已经飘雪,来到茂名却是夏天一样温暖。我首次来到茂名,茂名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里空气清新、青山滴翠、碧波荡漾、荔枝飘香。这是广东的大美之地。一方土地与一个人一样,人活着的意义就是不断寻找生命的方向,我们还没有看清茂名的模样,海流与云彩没有约定就改变了方向,茂名在崛起,崛起在新的潮头。

  那不是归人,也不是贵客,茂名是聚集梦想的地方。如果没有梦想,他们又怎能拥有进军的新征程?又怎能有力量把新浪潮紧紧拥在怀中?时间是有限的,智慧是无穷的。新思想的浪花、互联网思维的链条、新基建的框架里,网织起茂名立体的形象。近年来,茂名实现文化和经济两大突破:好心茂名助推下,茂名找到经济的新动能,比如浪漫海岸,比如大旅游,比如茂名博贺新港区。不远的将来,“奇迹”就会出现在我们眼前。

  二

  追根溯源,我们先说好心茂名的由来。好心与高尚相连,人做到高尚不容易,首先能够体验奉献的快乐,才算真正踏入高尚之门。好心是高尚之人必备的素质。

  我们走进了冼夫人故里。冼夫人画像和雕像都看见了。她脸慈祥而不失威严,既有男人的霸气,也有女人的柔情。由雕像联想开来,历史的故事渐渐浮现。叹星河之浩渺,羡大海之无穷。1000多年前的冼夫人正神采奕奕地朝我们走来。她“明识图远”“忠君爱国”,“唯一用好心”是她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源头。“唯一用好心”,是冼夫人为隋朝平定王仲宣叛乱、被封为谯国夫人后,每年训示子孙的话。这在《资治通鉴》《隋书》中均有记载。意思是:我先后服从梁、陈、隋三朝中央统制,赤诚耿耿,完全是一片好心。这样我就将“好心”一词的内涵和外延吃透了,看到冼夫人的一片丹心,不仅仅指一家人,或是身边人,更有家国情怀。冼夫人身上的优秀品质,具备生命的坚韧和情感的深厚。

  落魄的人在寻找还乡的路,如愿的秘诀是拥有一颗好心。茂名人捕捉到其精髓。海南人和岭南百姓,视冼夫人为救苦救难、护佑众生的神灵和圣母。

  我们还瞻仰了冼夫人墓。

  道通天地,思人风云。冼夫人的历史故事,赋予今天的生活蓬勃的生命力。在茂名,我们采集清晨的鸟鸣和夜晚的涛声,更加靠近诗与远方。每一座山,每一片海,每一处景,如同天设地造的好画。三角梅初绽,淡雅又娇艳,香气烂漫。

  三

  我们到浪漫海岸已是傍晚。大海咆哮着,落日在浪头上闪跳,在大海中变幻着瑰丽色彩。南北逶迤的沙滩,浪缓滩阔,沙质细腻,海水洁净,有“潮来一片雪,潮去一片金”之美誉。奇石、椰林、礁岛、银滩、渔船,这是我们最惬意的时光,大家都来了拍照的兴致。我们看见游客乘快艇出海,乘风破浪。有的情侣在拍婚纱照,有的情侣在沙滩甜蜜依偎。当落日掉进海里,那一刻,美得不可方物。

  白天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到了夜晚,远处是星空渔火,近处是海上烟花。脚下的彩灯突然亮了起来,照亮一大片草坪。夜色里,我们看见和风吹动着白云。浪漫海岸的夜景更加优美,有袅袅的香气环绕,有白色的海鸥一闪一闪地飞舞。岸上的椰林,有一片蝴蝶从花丛中飞起,把梦留在最深最醇的芳香里。浪漫海岸纯粹的艺术格调,引发我们无穷的想象。我喃喃自语:茂名竟然有这么美的地方?

  第二天,我们来到好心湖。好心湖,在金塘镇之东南,宛若一块蓝绿相间的翡翠,定格在露天矿生态公园。这里曾是开采油页岩的矿坑,如今华丽变身,成为游人喜爱的好心湖。各种鸟类,特别是白鹭,成群地飞掠于碧清的水面,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无数人为之陶醉。

  我看五彩的云朵,云朵后面是星辰。再看大海的浪花,海水的下面不仅有鱼虾,还有无尽的奥秘。

  这种奥秘,像是圣者吹响了一管魔笛。

  茂名人吹奏着魔笛捕捉历史留下的旅痕。一个个远去的面孔,一个个远去的传说,无不渗透着茂名的历史与文化,我们慢慢明白了真相,茂名的崛起,是因为有历史文化传承。茂名文化是有温度,有慈爱,有力量的文化,祖先的眼睛看着茂名,看着我们的后人。眼神里传达着某种意志,筑起顽强的生命之巢,让血脉永远相连。

  去年全国“魅力中国城”竞演中,茂名一举夺冠。我的心走不出茂名,因为这里的好心文化是博大的。我们的根,我们的来路,我们的精神原色就是大爱大善。冼夫人留下的好心文化不仅是茂名的、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我们从中吸收了精华营养,获取了精神能量。

  身在茂名的每个夜晚,虽然我无法准确参悟破译每一个梦境,但一觉醒来,心中被净化,好心常在,就有一种提升的感觉。丢掉忧伤,获得吉祥之兆,梦想飞翔,将岁月中美好的音符唱响……

  (作者:关仁山,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著有长篇小说《日头》《麦河》《唐山大地震》等,长篇纪实文学《感天动地》等。作品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和第十一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

(责编:黄林、张祎)

相关新闻

好心茂名 浪漫海岸(2020/12/14 10:17:17 |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