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患者 不负韶华

——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感染科赵瑞秋

2020-8-18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1996年,赵瑞秋从重庆医科大学儿科系毕业,如今从事儿科专业工作已有24年。现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感染科的副主任医师。期间取得硕士学位并赴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学习,目前为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我必须首当其冲”

  疫情期间,接到前往重庆市新冠肺炎集中救治点“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的任务前,赵瑞秋早就做好奔赴前线的思想准备。

  “我是副高,已经有23年的工作经验;我没有孩子,也不是独生子女,没有牵挂;我还是短发,穿防护服方便……我必须首当其冲!”赵瑞秋一条条地向感染科主任列出自身的“优势”及必须去的理由。“作为一名感染科医生,只有穿上防护服的人生才完整,现在终于如愿了。”

  “凯旋归来,回来给你做土豆炖排骨!”虽然有万般不舍,但临走前,赵瑞秋的爱人仍然鼓励着她。

  进入隔离病房

  本来以为是来服务儿童患者的赵瑞秋,第一天去就被告知: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不分执业范围!就这样,赵瑞秋当起了儿科感染病专家兼成人内科的“菜鸟”住院医生,她要在这两个角色中自由切换。

  “因为我不熟悉成人的常用药物和用药剂量,更不熟悉成人抢救,尤其是有慢性病的老人家,所以我无法承担坐镇办公室下达指令,开具医嘱这些工作。”于是赵瑞秋成了最前线的那一个,负责查看病人,问诊,查体,记录监护仪上的重要指标,沟通,把情况整理汇报给主治医生来决定下一步的治疗。

  病房里最小的患者是一个两岁的妹妹,她来时,三个重医儿童医院的医护都下夜班了,主任打电话来告诉赵瑞秋说,妹妹的妈妈要求重医儿童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来治疗她的孩子。

  晚上,赵瑞秋去了医院,穿上厚厚的防护服进去。“其实目的就是去告诉她,我就是重医儿童医院的医生,你放心。小妹妹的病情很轻,但是我查房会在她病房呆很久,干嘛呢?陪她玩。出院以后,她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你们对她那么好,在那样的环境里,一定会有心理阴影。出院以后在酒店继续隔离的时候,只要看到穿防护服的,她就扑上去要抱抱,因为她觉得那就是你们!”

  我为我的职业而自豪

  在赵瑞秋的心里,从她接到市公卫中心支援的任务那刻起,她的念头就从来没有变过:“我是医生,穿上防护服的我便化身战士,我必须冲在前,与病毒正面交战,帮助患者建立信心,和患者一起战胜疾病。”

  上班第二天,可能是工作连轴转的原因,前一天带赵瑞秋进病房的市公卫中心住院医师病倒了,而直接面临的问题是谁来顶她的班?

  隔离病房主任看着赵瑞秋说:“你来吧!”

  就算脑海里闪过各种可能面临的困难,两秒后赵瑞秋坚定的回答:“好,我来!”因为她有信心,有着20余年工作经验的她,无论面对什么难题,一定能战胜。

  在搭档的协助下,赵瑞秋迅速重新拾起10多年前住院医师的技能,收病人、写病历、写查房、写病程……平安顺利地度过三个夜班,一共收9名病人。搭档称赞她说:“瑞秋老师,你是个学习和适应能力都很强的人!”

  没有什么比帮助病人战胜疾病及分享病人康复后的喜悦更能体现医生职业价值了。

  在新冠肺炎集中救治点,赵瑞秋充分发挥儿科专业优势。一位患儿由于智力低下,前一次照CT和取鼻咽拭子的检查都失败了,为了让治疗能够顺利进行,赵瑞秋通过握手、拍背等肢体接触,与患儿增加感情、建立信任,最终让患儿顺利完成检查。

  在管理的病人中,有一名单独住在病房的外地女孩儿。经过治疗,女孩的病情恢复得很好,希望早一些出院,可核酸检查总不转阴。“你放宽心,保持良好的心态,下一次一定是个好结果。”赵瑞秋安慰她。又一次复查后,女孩隔着窗户,想问赵瑞秋此次核酸检查的结果,可层层的防护服阻碍了赵瑞秋的听力。女孩于是开始着急得用手比划着,指着她的嘴和鼻子,赵瑞秋恍然大悟,赶紧给她竖起大拇指,表示这回正常了。女孩马上欢呼跳跃着,连连弓身对说着谢谢,谢谢!

  “那一刻,我不仅为她高兴,更为我的职业而自豪。”赵瑞秋说。

  发扬吃苦精神战疫不后退

  自1月31日赵瑞秋出征支援市公共卫生中心新冠肺炎集中就治点,已近一月,但由于市公卫中心人力资源紧张,原定支援两周的安排需再延长半个月。得到通知的赵瑞秋没有半点怨言,“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召必战,战必胜!”

  随着重庆市连续8日无新增病例,出院病人日益增加。3月1日,赵瑞秋也圆满完成重庆市卫健委安排在医院救治确诊新冠肺炎患儿并同时支援救治其他患者的任务,结束一个月的救治工作,从市公卫中心二病区撤离。

  从1月27日隔离二病区组建到撤离,期间病区共收治50多位患者,其中,6名确诊儿童患者在病区关闭前都全部治愈出院。支援期间,赵瑞秋充分发挥儿科专业优势,收获了暖暖的医患情谊。

(责编:刘政宁、张祎)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关新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