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女童患先天性耳聋,公益援助让其重获新“声”

——仁品耳鼻喉医院“人工耳蜗植入”救助系列报道(二)

2019-7-10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无声的世界是怎样的一种体验?有人因听不到老师的教诲,只能辍学回家,眼巴巴看着同学们背着书包欢快地奔向校园,看着未来与希望被疾病淹没,无力挣扎;有人出生几个月便因故导致耳聋,父母每每提及都以泪洗面;有人因听障问题,四处求医无果,看着希望一次次破灭却依然不甘心,只是为了孩子口中的那句“妈妈”……他们的生活就像哑剧一样在我们身边真实上演,而背后都是一个个因听障而满目疮痍的家庭。


医生为小熙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重庆仁品耳鼻喉医院 供图


医生为小熙的人工耳蜗开机。重庆仁品耳鼻喉医院 供图

  “关注听障人群,关爱贫困患者,我们在行动。”2018年以来,仁品耳鼻喉医院作为布局全国的三级专科医疗机构,向全国贫困听障患者伸出援手,通过设置专项基金,发起“人工耳蜗植入”免费救助计划等实际行动,发出“爱的宣言”。记者了解得知,在仁品耳鼻喉医院各位专家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已有六位患者摆脱了“无声世界”,重获“新生”。为了走近这一个个感动的故事,让大家进一步关注听障群体,传递爱心,本网特别推出“无声的世界里,让我‘做’你的耳朵”系列报道。

  本期,我们来听听4岁女童小熙的故事。

  我叫小熙(化名),今年4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出生后一个月医生诊断出我患有听力障碍,属于先天性耳聋。

  不幸中的万幸,我那个时候还能听到一点微弱的声音。

  我的妈妈叫黄丽(化名),因为家里穷,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出来打工,结缘了我的爸爸张强(化名)。由于家里没钱给我治病,妈妈每天都以泪洗面。3岁的时候,我完全听不到声音了。“每次我大声喊爸爸妈妈,都听不到你们答应我,甚至听不到任何回应的声音,我那么爱你们,你们为什么不理我?我感觉很委屈,很孤独。”

  我知道爸爸妈妈内心比我更痛苦,他们一直在辛苦挣钱,只为给我治病。2018年,爸爸妈妈带着所有家产陪我来到成都仁品耳鼻喉医院治病。因为我即将到上学的年龄,爸爸妈妈希望我能多学知识,改变命运。

  通过医院的系统检查我们才知道人工耳蜗植入是能让我再次听到声音的唯一方法。而十几万的高额费用是我们家庭承受不起的。医院的医生得知我的情况后伸出了援助之手,不仅启动了扶贫基金,申请了费用减免,还为我发起了社会募捐,我真的很感激医生叔叔阿姨们。

  2019年3月14日,在医院和社会的帮助下,我走进了手术室,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这是即将植入的人工耳蜗,也是它能让我再次听到社会的美好声音。

  整个手术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有那么多医生叔叔、阿姨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温暖了我的内心。

  医生叔叔阿姨们在手术台上辛苦了2个小时,我从内心想对你们说声谢谢。

  手术后,有爸爸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所以我恢复的非常好。

  医生叔叔说我各种指标都很不错,再次听到声音是迟早的事。妈妈得知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我也很开心。

  2019年4月22日,我们再次来到成都仁品耳鼻喉医院,医生阿姨在给我做了各种检查后为我的人工耳蜗开机。这天,我终于再次听到这来之不易的“声音”,对我来说,今天就是人生的一个新起点,感谢医生,感谢关心我的叔叔阿姨,感谢我的爸爸妈妈,是你们的共同努力,是你们的爱,才使我有机会重新走入“有声世界”,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相关链接:仁品“人工耳蜗植入”免费救助计划

  仁品耳鼻喉连锁医院成立专业人工耳蜗植入中心,由仁品连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蒋立新教授、仁品耳科首席专家--黄立高副教授、仁品耳科********岳俊生副教授、仁品耳科张朝梅副主任坐镇,发起“人工耳蜗植入”公益救助计划,帮助广大听障患儿找回“有声世界”、减轻听障家庭负担。

  计划一(全国患者适用):

  援助对象:

  1、全国1~6岁(不含6岁)双侧重度、极重度耳聋儿童;

  2、符合2013年《人工耳蜗植入工作指南》人工耳蜗植入适应症(佩戴助听器至少3个月无效、无智力障碍、无明显手术禁忌症);

  援助范围:

  1、赠送一套价值约9.6万元的人工耳蜗;

  2、价值约2万元的手术费全免;

  3、终身保修及调试,价值约36万元;

  4、免费进行为期一年的语音训练。

  计划二(仅限重庆地区):

  援助对象:

  符合2013年《人工耳蜗植入工作指南》人工耳蜗植入适应症(佩戴助听器至少3个月无效、无智力障碍、无明显手术禁忌症)的人员

  援助范围:

  1.第1名患者人工耳蜗植入术全免;

  2.第2-10名患者人工耳蜗植入术半价;

  3.人工耳蜗特惠价并可享受分期付款。(胡虹、蒋永劲、牟启莺)

(责编:陈琦、张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