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亚洲学生环境论坛关注亚洲国家环境问题

2018-9-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以往,人们主要关心的环境问题是环境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而全球环境问题已远远超过这一范畴并涉及人类生存环境和空间的各个方面。当前,普遍引起全球关注的环境问题主要有:全球气候变暖、臭氧层破坏、生物多样性减少、酸雨蔓延、森林锐减、土地荒漠化、大气污染、水体污染、海洋污染、有毒有害化学品和废物越境转移和扩散等。这些问题已深入到人类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解决当代全球环境问题不能只简单地考虑本身的问题,而是要将区域、流域、国家乃至全球作为一个整体,综合考虑自然发展规律、贫困问题的解决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资源的合理开发与循环利用、人类人文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与社会和谐等问题。环境保护涉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许多领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世界各国齐心协力来共同应对。

  第七届亚洲学生环境论坛今年8月在马来西亚召开,这是一项由日本永旺环境财团主办的培养环境人才的活动。通过每年组织亚洲学生进行实地环境考察,让他们切身体会环境保护与人类生存发展的关系,以培育具备全球视点和敏锐洞察力、眼界开阔的环境人才,使其肩负起未来环境保护与建设的重任。今年有来自中国清华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韩国高丽大学、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越南河内国家大学、柬埔寨金边皇家大学、印度尼西亚大学、泰国朱拉隆功大学、缅甸仰光经济大学9所高校的师生参加活动。

  在此次论坛期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其中几所高校带队的环境专家,请他们介绍一下自己国家所面临的最大环境问题,以及有哪些好的环保经验可供别国借鉴。

  人们的环保意识还有待提高

  法蒂娅·宾蒂·默罕默德·祖基博士来自马来亚大学化学工程系,她在谈到自己国家的环境问题时这样说道:“马来西亚的环境问题没有特别突出的,都是一些全球性普遍性的环境问题,比如,水污染、空气污染、废弃固态物污染等。但是,在对待使用高科技手段处理环境污染时,人们的意识还有待提高。我以前在企业做化学工程师的时候,曾负责设计过垃圾焚化炉。我当时到中国、新加坡等地做过考察,觉得使用焚化炉处理垃圾的方式特别好。但是回国后,这一方案却遭到了当地社区的反对。当地人认为焚化炉产生的气体会造成更多的环境污染,而且,他们认为还有很多土地可以倾倒垃圾,没有必要多花钱、也没有钱去建造或引进垃圾焚化炉。政府也偏向于支持社区的需求。”

  法蒂娅介绍说,如何保护河流让其可持续发展,是马来西亚在环保领域积累的好经验。例如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和行政中心布城所在的巴生河流域,以前污染问题严重。后来经由政府、大学、社区、企业等多方面配合治理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虽然还不能进行接触皮肤的水上娱乐项目,但水质标准提升了几个档次。

  环境问题和政治有很大关系

  日本早稻田大学环境科学研究所客座讲师礒贝日月对环境问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日本目前存在的环境问题和政治有很大关系。”他进一步解释说,今年5月底,日本政府宣布撤销“奄美及琉球诸岛”(包括奄美大岛、德之岛、冲绳岛北部及西表岛)的世界自然遗产申报。原因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国际自然保护联合会(IUCN)提出,位于冲绳岛北部的美军北部训练场的返还区域包括在申报区域内,因此劝告日本“延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候选地需为受法律保护的地区,涉及与美国关系的问题,日本尚不具备这一条件。

  显然,这个难题并不是每个国家都会遇到的,但这也说明,环境问题和政治问题紧紧相连。环境问题应该是以全球视野来考虑的问题,但是每个国家有自己不同的利益,因此会影响到各国的环境政策。

  日本在环境问题上还有其他一些独到之处,礒贝日月介绍说:“关于好的环境保护经验,日本过去有‘入合地’这样的地域组织,河流、山川作为集体财产共同管理。但现在随着日本人口的减少,地域人口的减少,已经没有人手实施这样的管理了,人类与自然共生的这一好习惯也就丢失了。另外,在思想方面,日本人多信奉神道教,对自然界万物崇拜,认为人类是接受自然的恩惠而生存的。但现在的人们多生活在城市当中”与自然的接触变少,这种想法也变少了。”

  对土壤污染问题决不能掉以轻心

  刘雪华是中国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生态系副教授,此次带领清华大学的学生团队参加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七届亚洲学生环境论坛。谈到中国的环境问题时,她谈了自己的见解:“除了空气、水、废弃固态物污染之外,我认为土壤污染问题是潜在的比较大的环境问题。土壤向下会影响到地表水、地下水,土壤上面生长的生物是我们要吃的东西。比如,在我国,农药使用面积广泛,会导致土壤重金属污染。其次,小型煤窑、矿窑也会导致大气、土壤和水体污染。而且,由于小型煤窑等地方距离居民区很近,对人们生活造成的影响更严重。”

  她进一步解释说,土地污染多少年能缓解?要具体看污染状况。有些地方可以依靠自然界的自净功能,给它一定的时间,比如15~20年,凭借自然环境中的生物和微生物就可以分解掉。但农药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它是一类具有长期残留性、生物累积性、半挥发性和高毒性,并通过大气、水、生物等各种环境介质能够长距离迁移对人类健康和环境具有严重危害的天然的或人工合成的有机污染物。)很难降解。国际上有专门的环境公约——《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来管控和限制POPs的使用,我国也是缔约方之一。

  她说,2016年5月28日,国务院颁布了《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土十条”),使我国的土壤修复事业达到了一个新阶段,但在各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我国,环境保护的“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都颁布了,这对于中国更加有效地实施环境保护措施有了依据。但对于受污染的土地如何处理问题,形势仍然严峻。一些农药造成的面源污染,可以通过生态修复,给土地一定的时间,选择一定的植被把污染吸收掉。但如果是特别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就需要特殊的处理方式。污染企业搬迁后,受污染的土地需要许多年才能自然修复。如果这块土地急需使用,就需要上一些技术手段。

  该如何合理地使用土地呢?现在国家通过生态功能分区,把好的地方保留出来,把重型污染企业进行迁移。其中,环评(环境影响评价)工作很重要。比如大型企业选址时,环评要考虑居民区等因素,还有上下游的风向、水利、水的流向等因素都要考虑到。有人认为环评就是要停止项目,其实不是这样。通过评估后,预先感知到可能的影响面。如果确实有影响的话,怎样采取防范措施将不好的影响减到最小。

  刘雪华说,我国现在对土壤问题很重视,但是中国由于人口多、密集度大,对土地需求也大,各地还有很多环保事情要做。

  她特别指出:“我国环境问题的硬伤是污染本身,软伤则是我们全民的环保意识,这一点很重要。保护环境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国家采取有利于节约和循环利用资源、保护和改善环境、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使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过去,关心环境问题的人主要是科技界的学者、环境问题发生地受害者以及相关的环境保护机构和组织等。而当代环境问题已影响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影响到每个人的生存与发展。当代环境问题已成为全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张蕾)

(责编:胡虹、陈琦)

相关新闻

环保税法实施半年 绿色税制效应渐显(2018/8/16 9:13:55 | 经济日报)

一群青年志愿者的乡村环保试验(2018/8/15 9:13:45 | 中国青年报)

重庆环保启动“百镇千村万户”农村生态环保宣讲志愿服务活动(2018/8/14 10:39:40 | 人民网-重庆频道)

福特汽车环保奖如何觅得良方(2018/8/9 16:12:25 | 中国青年报)

上半年重庆环保税申报率达100% 实现税额减免6952万元(2018/8/1 18:19:38 | 人民网-重庆频道)

南坪镇开展亲子环保志愿活动 助力宣传“五长制”(2018/7/31 11:31:07 | 人民网-重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