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靠“柳叶刀”收获微笑与感激

2018-7-6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人民网重庆7月6日电 6月29日,在巴南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暨巴南区身边榜样先进事迹报告大会上,一名报告者的“人生在刀尖上起舞”不时赢得阵阵掌声。他就是巴南区第二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张正红。

  张正红,这名出生贫困家庭的孩子,以其不韧的毅力、顽强的斗志,在“柳叶刀”与患者之间舞出了一段精妙人生,赢得了社会及患者的一致认可。


  儿时梦想:立志学医,治病救人

  张正红,出生在一个农村贫困家庭,父母双双残疾,家里子女又多,一家人过着寅吃卯粮的日子。童年给他最多的记忆就是:饥饿、嘴馋、拖欠的学费和打补丁的旧衣服。最美好的回忆就是:依偎在慈祥的祖父怀里,听他讲故事。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张正红10岁那年,祖父不幸患上食管癌。因为家庭贫困缺少治疗,眼睁睁看着祖父被活生生饿死,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从此张正红立下初心:长大后一定要治病救人!两个姐姐为支持他上学,早早辍学打工,直到张正红考上三峡大学,并选择了临床医学专业。

  大学期间,张正红靠助学贷款缴纳学费,靠做家教、打短工和奖学金挣取生活费。

  据他介绍,在大一暑假,去建筑工地打零工,当时不足100斤的身体,扛着100多斤重的水泥颤巍巍地爬5层楼,一天几十个来回!累了、困了,晚上,就在工地门板搭的床上,在将近40度的高温里居然还能睡个通天亮。最痛苦的就是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两眼难睁、四肢酸痛,全身满是蚊子叮咬的红疙瘩,奇痒难忍!

  “但我咬牙坚持下来了,因为人一旦有了初心有了梦想,就会有超常的意志!一旦我想怨天尤人时,就告诉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张正红说。


  这个难关,我必须闯

  2004年7月,张正红从三峡大学本科毕业。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他放弃了憧憬多年考研梦,到重庆巴南区二院当了一名胸外科医生。

  胸外科手术难度高、风险大,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以往医院收治的胸外科病人,都是请上级医院教授会诊手术,没法独立开展,既增加了住院等待时间,又让患者承担了一笔额外的会诊费。

  2011年4月,张正红从重医一院胸外科进修返院后,再次立下志向:一定要改变医院胸外科技术落后的现状!

  从请教授临场指导逐渐过渡到独立开展手术,从传统开放式手术,逐步转化到全腔镜手术,都是从零开始。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和不易只有他才能深刻体会。

  凭着不服输的韧劲及精湛的技术,张正红开启了他人生的第一台手术。

  说起第一次独立做三切口食管癌根治术的情形,张正红仍声带颤抖!手术前,老主任语重心长地劝他:“小张呀,病人都70多岁了,这台手术风险太大,目前医患关系恶劣,就算患者家属签了生死状,我劝你还是放弃手术吧!”。

  “不做,没有任何风险,但患者可能失去唯一的康复机会;做,将面临一次严峻的挑战,稍有闪失,后果承担不起” 张正红陷于艰难的抉择之中!

  看着患者家属乞求的眼神,想想患者无法下咽的痛苦表情,张正红仿佛看到了临别前自己的祖父……毅然决定:这个难关,我必须闯!

  可上天好像故意要考验他一样,手术中,碰到了胸外科医生最棘手的问题:胸主动脉突发活动性出血。情况万分紧急!怎么办?怎么办?请教授救场,显然来不及了,而整个手术台上最熟悉胸外科的只有他。他反复告诫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可自乱阵脚!屏住呼吸,压迫、控制血压、缝合……5分钟,10分钟,30分钟……一系列紧张而精细的操作之后,血被顺利止住了,整个手术室沸腾了起来。

  当整个手术完成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空腹奋战了11个小时,衣服早已湿透,助手也换了两拨。当张正红拖着僵直的双腿走出手术室,焦急万分的家属在得知手术成功时,竟然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由衷的说到:“张医生,您辛苦了!”。那一刻,张正红热泪盈眶、无比自豪!

  正是这一次次的独挑大梁,张正红的胸外科经验不断积累,技术也逐步提升了起来。


  在“疯子、铁匠”的称谓中为患者谋福祉

  由于胸外科处于起步阶段时,因经费问题,缺乏一些手术器械,张正红时常仿制一些器械:尝试将克氏针打磨成电凝钩、推结器,将注射器改装为胸外科穿刺器。因为不是专业的工匠,曾经被飞转的砂轮磨破过手指,被烧红的铁签烫伤过手臂。为了给电凝钩找到一种适合的绝缘外皮,在家翻箱倒柜,甚至被家人称为“疯子”。经过多次的实验、改进,这些器械经过严格消毒后,至今仍然能派上手术用场。自制器械,既节约了患者的费用,也解决了燃眉之急,同事们戏称他为“铁匠”。

  手术再复杂,也都离不开一次次的分离、打结、缝合,要想完成一台手术,并且做到安全、迅速、漂亮,扎实的基本功必不可少。

  起初,为了训练缝合技巧,张正红买回猪肉进行了上千次缝合练习;为了做好食管、肠管的吻合,他买过猪肚、大肠模拟吻合上百次;为了改进腔镜下的手术技巧,自购电脑和图像采集器,把自己的一些手术记录下来,回家后反复比对观看,以优化提高。用他爱人说的一句话讲:每当看到猪肚、肥肠两道菜,就会联想到血淋淋手术场景,根本吃不下去。现在就连他一岁半的小女儿看到手术视频时,都能下意识的指着屏幕喊:切嘎嘎!切嘎嘎!

  近两年,张正红带领团队在胸外科高难度、新技术领域填补了医院和巴南区的多项空白,获得了多项市、区、医院的荣誉和奖励。


  梅花香自苦寒来

  每当回想起从医的一些过往,张正红不仅潸然泪下!

  行医15年,他曾经因自己不是大医院的大专家、大教授被患者和家属怀疑过;因不是医学硕士、博士等高学历人员被一些同行看低过、轻视过;更因为一部分病人的病痛不能被自己所解除而暗自伤神过、自责过。“更多的时候,我收获的是病人的微笑,家属的感激,还有完成好本职工作后的一种小小的成就感、满足感。”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正红说。

  在报告席上,张正红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全场共鸣!他说,今天站在这个讲台上,我想告诉自己,医疗技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同时我更愿意告诉大家:永不服输,挑战自己;永不停步,超越自己--这样的奋斗人生才是最幸福的!(胡虹 马太超)

(责编:陈琦、张祎)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相关新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