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沉睡千年的遗音 缙云山麓女斫琴师廣龍子

2018-5-3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人民网重庆5月3日电 广龙子,斫琴师,名庞秀娟(秀玉),字墨玉、渝水,号广龙子,五凤琴斋斋主(亦称五凤斋)。祖籍南阳卧龙,现居重庆北碚,九嶷派琴圣管平湖先生脉承,第四代嫡传入室弟子。

  与琴结缘

  广龙子故里祖上南阳卧龙紫灵山,那里物华秀丽,明《嘉靖南阳府志》曾载:“紫山,有汉末庞士元隐居处,遗迹有凤雏台。” 他常和挚友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在凤雏台一起抚琴长吟,纵观天下风云,详谈治邦妙策。

  多年前当她第一次机缘听到古琴曲《卧龙吟》(正是电视剧《三国演义》 伴随诸葛亮出山时的插曲,古琴曲是在诸葛亮上演空城计时弹奏退敌的配乐,均为后人所做) ,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她非常确定她终于听到了深藏在自己内心的声音,似乎唤醒了她的古琴记忆,从此与古琴结下了不解之缘。

  除了斫艺,她在诗书画印等方面也颇有研究。自幼由父亲教授书法,篆刻独具金石韵味,绘画则受教于当代山水画坛名师、虚白馆创始人李勇无忌先生,无忌夫子不求任何回报的教授她绘画,在其悉心指导下,广龙子笔下的抚琴翁神闲气定,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微闭二目,心无旁骛,双手游走七弦之上,袅袅清音从琴上流出,似在清风明月中飘荡,是那样的清新悠远,琴者那份心性,那种清闲,使人分明感受到那种布衣逸士悠然自得,心注一境的气质和风骨。这些是她斫琴的基础。

  2012年广龙子随先生工作举家来到碚城西南大学。她和她的古琴终于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找到了一个沉静的地方,局促陈旧的陋室里让其沉下心来去研究古琴艺术。在此她遇到了她今生的习琴恩师,川派庄风子,随后广龙子才知道庄风子是《卧龙吟》的打谱人,这种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最初,广龙子并不敢动手斫琴,她尝试做了很多小模型进行研究,并四处收集文字资料潜心研究古琴斫制工艺,最初的尝试都不满意,很多张琴被劈柴丢进了垃圾桶,全手工对于一位女斫琴师来说又是个体力活,起初的艰难可想而知。

  斫琴用材讲究,古琴制作历来有“爷爷备料、儿子制琴、孙子弹琴”之说,良材是出好琴最基本的准备,只要有时间她就四处去乡间寻找老木料,遇到好木料如获至宝,至今在老家存放了近几百张老料云杉,香杉等斫琴上品材料。

  作为一个职业斫琴师必须过的生漆关,谁也逃不了要忍受大漆过敏的痛苦,最初接触大漆过敏十分严重,全身长满漆疮、脸、脖子、手臂等处,奇痒难忍,很多黄色水泡,又不能去挠,痛不欲生,痒起来难以入睡,心烦意乱,盖被子热了就痒,不盖被子冷得不行,且半夜痒的常常起来用冷水冲洗,用冰块敷。她自嘲自己“脸如蟾蜍”,藏在家中一个多月足不出户。一个多月后,水泡慢慢变成硬皮一块一块的脱落,颇有脱胎换骨再世为人的意思了。古琴从选材、斫制、上漆、调音等100多道工序,一张琴做下来要一年以上,甚至两三年都很正常,在一凿一斧中,斫艺渐渐提高。

  缘识恩师

  一些机缘,她结识当代着名古琴制作大师田双琨先生,田双琨先生是一代琴圣管平湖先生唯一的斫琴弟子,传承古法斫琴,技艺精湛。继而成为北京斫琴名家,人称“古琴田”。受到老前辈的赏识并无条件倾囊相授斫琴技艺,广龙子自此斫琴技艺精进,与二零一七年八月正式拜田双琨先生为授业恩师。

  广龙子作为九嶷派一代女斫琴师,法古而不拘泥于古,严格遵循古法手工制作,又对古琴的外观、内部构造及髹漆工艺加以改善,总结出一套完整并且成熟的制作流程。其亲斫琴在继承九嶷派古琴音韵“钟声鼓韵”的基础上,又中正浑厚旷远,古韵悠长圆润,泛音清泠入境。

  同时,她虚心向古琴制作大师王鹏先生(高级古琴制作师,钧天坊、钧天云和乐团创始人,现中国乐器制作协会常务理事。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请教,又得益于川派,诸城派,梅庵派等斫琴师的指导。

  “师父说过,古琴要向前发展,不仅要提升个人的内在修为,更要虚心学习百家之长,古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任重道远” 。(冯文彦)

(责编:陈琦、张祎)

相关新闻

唤醒沉睡千年的遗音 缙云山麓女斫琴师廣龍子(2018/5/3 9:55:16 | 人民网-重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