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求医路 “缝隙男孩”告别眼缝里的世界

2017-9-7  来源:人民网-重庆频道
 

  人民网重庆9月7日电 “这么多年来,终于看到儿子脸上天天都有笑容了。”看着儿子的眼睛能灵活的睁开和闭上,小翔的妈妈留下了激动的泪水。4个月前,小翔因为患有先天极重度上睑下垂,并同时伴有上直肌麻痹(BELL氏麻痹症),而导致双眼无法正常睁开,只能一直仰着脖子、从缝隙里看一切。


  (手术前,小翔总是用仰着头的方式看东西)

  今年4月,重庆当代整形美容医院与小翔签订了免费资助协议,并定制方案实施手术。经过四个多月的恢复,“缝隙男孩”小翔终于能和其他孩子一样平视前方,他说:“开学了,我要学着和同学们一起踢足球!”

  儿子的先天眼疾 是父母心头的一块巨石

  自打从娘胎里出生,小翔的双眼便和常人不同。“邻居都说,你这个娃儿怎么总是仰着头看东西?”小翔的妈妈说,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她发现小翔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无法正常睁开眼睛,只能从一条缝隙里眯着眼睛看东西,而为了使视线保持一条水平线,小翔养成了驼背抬头仰视的习惯。进入青春期后,长期间的驼背和抬头仰视,也让小翔的的脊椎出现了发育变形的情况。

  因为眼睛的缺陷,小翔永远坐在教室的第一排,老师害怕小翔摔倒受伤,不允许他上体育课,同学也从不敢和他奔跑嬉闹,连食堂阿姨都会特别关心他。可这样的“特殊关爱”却让小翔变得更加自卑,他不爱说话,不爱拍照,假期也是宅在家里不愿出门。小翔曾说“很想去学校操场和同学们踢一次球”,可这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成了他难以实现的梦想。

  “这辈子我最亏欠的人,就是他,怀他的时候身体不好,喝了很多中药保胎,也从未去大医院做过B超检查。现在每次看到他的眼睛,心里就跟猫抓一样难受。”一提起大儿子小翔,小翔的母亲就止不住地流眼泪。

  爱心医院伸援手 他的眼睛得到免费治疗

  从2012年至今,小翔的父母带着他寻访山城各大医院,可是大多都因小翔年龄太小给不出明确的手术方案而不了了之,再加上务农出身的父母经济拮据,让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为给孩子攒救治的钱,一家四口人曾挤在一个仅有12㎡的铁皮房里,但是我们从未想过要放弃。”

  4月份的时候,重庆当代整形美容医院向这个家庭伸出了援手,免费为小翔提供资助。

  了解了小翔的情况后,医院迅速组织了包括中国“显微眼整形”学科带头人,擅长于眼部疑难杂症美容整形、高难度上睑下垂矫正专家刘辅蓉教授在内的专家团队,为小翔制定手术方案。

  经过诊断,专家团队发现小翔的眼睛是先天极重度上睑下垂,并同时伴有上直肌麻痹(BELL氏麻痹症),双眼睁开的距离仅有0.2cm和0.4cm,而常人在0.8~1.5cm。


  (当代工作人员与刘翔签订免费资助协议)

  手术复杂难度大 显微镜下眼整形颠覆传统

  据了解,小翔的眼睛存在两种病症并存的现象,先天极重度上睑下垂,以及上直肌麻痹(BELL氏麻痹症),其中,右眼肌力动力为0,这使得黑眼球无法上转,手术区域涉及3条神经4块肌肉,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眼睛不能自然闭上,容易形成暴露性角膜炎,影响视力,甚至还有失明的风险。

  经过当代专家小组多次会诊,最终决定采用“CFS+提上睑肌缩短”的术式进行操作,利用眼整形专用的显微镜设备进行精细化辅助,降低风险,缩短恢复期。


  (刘辅蓉教授为刘翔看诊)

  刘辅蓉教授介绍,“这次手术跟普通的单纯上睑下垂术式不同,小翔的手术既要考虑到他的睑裂变大、瞳孔外露的需求,又要考虑上直肌功能不全造成术后可能闭合不全,形成暴露性角膜炎的情况。手术操作中,如何去把握这个“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警戒线,成为手术中最难操作的地方。利用“CFS+提上睑肌缩短”可以有效加强上睑肌肉的动力,也不改变眼睑肌肉原本行走的方向,再结合利用显微镜辅助操作,而已更加精准的细节操作,保证术后效果。”

  四个月焕然一新 彻底告别眼缝里的世界

  在当代眼整形专家团队的精密合作下,小翔的手术非常成功,原本需要使劲抬头看东西的他,已经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平视前方了。尽管小翔的眼睛在恢复期内还有些红肿,但手术的整体恢复效果很好。

  日前,当代整形周年盛典已经开始,双眼水灵的小翔和父母出现在了医院现场,并为医院送来两面鲜红的锦旗。“感谢当代,感谢你们!”小翔的妈妈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紧紧的握住专家们的手,“如果不是你们,我甚至不知道小翔原来这么爱笑。”看到儿子的改变,一家人非常开心:“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现在这孩子爱笑了话也多了,性格正在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再也不用从缝隙里看这个世界了。”(陈琦 万洪梅)

(责编:冯文彦)

相关新闻

5年求医路 “缝隙男孩”告别眼缝里的世界(2017/9/7 14:54:36 | 人民网-重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