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权利保障最该打破先例

2017-8-24  来源:健康报
 

  王宠是东北师范大学数学系2017级新生,也是该校招收的首位盲人学生。经历过高考“一个人的考场”,以高出本科一批线88分的成绩被录取后,王宠8月17日来校报到的第二天,却被告知,校方无管理这类学生经验,“出于安全考虑”,未给王宠分配宿舍,而是要求其在家长陪同下在校外租房。(8月22日《新京报》)

  学校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这事没有先例,他们不知怎么做。再加上盲人学生需要家人的陪护,可能还需要导盲犬或助残车的帮助,假如他和其他学生在一起居住,就可能会影响到其他学生,他本人也会感觉很不方便,甚至会出现安全问题。校方在这方面态度谨慎,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然而,对于一位盲人学生,假如大家都墨守成规,都因为没有经验而不敢创新或者打破先例,那么他就永远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王宠之所以能够考上大学,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许多人为他开了先例,甚至高考还为他专门开设了“一个人的考场”,东北师大应该将这一做法延续下去,那么盲人学生的求学与成才之路,可能从此便形成了一个可效仿的完整链条。

  把王宠当成学校的负担,才会拒绝他申请住校的要求,否则总有办法让王宠住校学习。其实,能够接收从“一个人的考场”走来的学生,这是东北师大的荣幸,学校若敢于打破先例、大胆创新,必然会赢得社会的广泛好评。由此看来,王宠对于东北师大来说,不仅不是负担,反而是一次展现自己的极佳机会。

  在这方面,清华大学对于同样有身体障碍的学生魏祥的做法,就很值得借鉴。魏祥患有较为严重的肢体障碍,离不开母亲的照顾,清华大学在校内为母子俩准备了两室一厅的免费宿舍,这事一度被传为美谈。相比之下,东北师大的做法就显得不太近人情,也会给王宠的学习和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进一步而言,社会上的所有残障人士,他们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的提高,也都需要关注,不能因为没有先例或缺乏经验就顾虑重重,把残疾人的权利保障固定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让他们难以获得平等接受教育和获得工作的机会。

(责编:冯文彦)

相关新闻

残疾人权利保障最该打破先例(2017/8/24 9:55:11 | 健康报)

精准健康扶贫 这家医院公益助力残疾人康复(2017/7/7 15:25:26 | 人民网-重庆频道)

身残志坚残疾人成“渝洽会”上靓丽风景(2017/6/23 15:10:11 | 人民网-重庆频道)

2017年残疾人民间足球争霸赛在渝点燃战火(2017/6/21 18:34:37 | 人民网-重庆频道)

全面加强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工作(2017/5/10 9:54:29 | 人民网-人民日报)

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条例(2017/3/28 9:07:30 | 人民网-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