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坐月子迷思 倡导新型生育文化

2017-8-2  来源:中国妇女报
 

  阅读提示

  近年来,中国传统坐月子习俗饱受诟病,而前不久淄博一产妇坐月子期间中暑而亡的消息,则将坐月子的弊端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坐月子迷思源于原始社会的生育禁忌,是父权文化通过隔离妇女而形成的,这种隔离久盛不衰,与父权文化对女性的刻意污名化分不开。本文作者指出,破除坐月子迷思,不仅要从生理和医学角度普及生育健康常识,还要对传统文化中对女性进行污名化的习俗进行批判,尊重女性的主体意识,倡导科学合理的坐月子方法。

  尼采分析西方的所谓真理时曾说过这样精彩的一句话:我们编造了我们对真理的所有权,然后我们忘了我们的编造,然后我们忘了我们的遗忘。用这句话来解释影响中国妇女生活几千年的坐月子习俗,也相当精辟。在漫长的父权时代,父权文化利用他们掌握的话语权,将隔离产妇的行为解释成对产妇的保护,谎言流传时间长了便成了真理,然后父权文化又忘记了他们的编造。

  近几年来,不断有产妇中暑的报道出现,使得中国传统坐月子习俗饱受诟病,而今年7月9日山东淄博一产妇坐月子期间中暑而亡的消息,则将坐月子的弊端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然而在近代医学已经发展了一百多年的今天,在产前检查、医院生产、科学喂养已经比较普遍的时代,坐月子习俗依然久盛不衰,这说明仅仅从生理和医学角度破除坐月子迷思是不够的,应该釜底抽薪,对坐月子习俗的来源及其实质进行一番抽丝剥茧的还原。

  坐月子探源:对女性血的畏惧成为隔离女性的工具

  坐月子习俗来源于原始社会对血的禁忌。在原始社会时期,存在对血的畏惧,他们认为血中带有人或动物的灵魂,会对自己不利,因此出征归来的战士,都要细心地把沾到自己身上的敌人的血迹清洗干净,很多原始人也很小心地避免喝动物的血。

  为了防止女性的血(经血、生育出血)对男子造成伤害,在很多地方,经期和生产期的妇女都要被隔离。很多男人在年幼的时候会受到警告,千万不要触到女人的经血,因为这会使他身体虚弱、头发灰白,甚至衰弱而亡。即便在不隔离妇女的地方,来了月经的女孩子也会被警告不许走在路上,以免经血落在地上让男人踏上,据说这会破坏男人的生殖能力。据民族学家对澳大利亚原居民的考察,一位妇女在月经期间躺到了丈夫的铺位上,她的丈夫惊怒之下杀死了她,而他自己因为又惊又怕也在一个月后死掉了。

  原始时代对女性的畏惧源于对女性血的不可把握。祭祀用血与大量杀牲是原始宗教信仰的普遍形式,对这种可控并能为己所用的血,原始人是不惧怕的。但女性的血(经血、生育的出血)在原始人眼里是神秘而不可控的。在母系氏族时代,女性因生育功能而受到尊重,女性周期性出血与产后出血又使女性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为保持这种神秘,生育活动都要严禁男子参加,并编造出生育活动对男人不利的诅咒。一如原始的制陶工地是男人的禁地,男人一旦踏入便会产生如何可怕的后果等禁忌。此外,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思想方式,则使得男人对女性既敬且畏,自觉自愿与经期和生育期的妇女保持距离。

  进入父系社会以后,生育的奥妙已为男人所知,女性的自我神秘措施则以隔离女性的形式而被保留下来,成为男子排斥和贬低女性的工具,所有女性血对男人不利的说法都成为隔离妇女的理由,而其目的是为了保护男人的健康。生育,这曾经使妇女获得尊崇的能力,反倒成了令人生厌的特质。于是在遥远的过去,全世界各地几乎都出现了这样奇怪的景观:产后虚弱、需要照顾和保护的产妇,往往被扫地出门,到羊圈、牛圈,或其他牲畜圈里生产。

  在中国先秦时代,产妇隔离被纳入礼乐制度,贵族家庭的女人生产必须移居侧室,远离男主人,男主人询问情况也要站在远处由人传话。秦汉时代的社会,一般家庭的产妇还会被撵出家门,到别处生产,因此还发生了一件以女换子的故事。有产妇之家在当时也受到极度的嫌恶,出远门、渡舟楫的人,都尽可能地远远避开,生怕生产的晦气给自己带来噩运。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产妇的待遇渐渐改善,产妇的隔离便形成了坐月子的习俗。产妇虽然不再被放逐,但仍然被视为危险,月子中的女人不许出门,门窗要关紧、要挂上厚厚的帘子等等。这种禁锢产妇的仪式与生育技术落后时代的生育危险相结合,便形成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产妇禁忌。于是,隔离产妇以保护男人,变成了对产妇的保护,并以保护的名义世世代代流传下来。

  尊重女性主体性,倡导新型坐月子方式

  当然,产妇在生产过程中消耗了很大的体力,加之产后会有一定的出血,卧床休息并补充营养是非常必要的。但任何事情都要有合适的量,过度则是一种伤害。在当今社会,除了特别落后的山区外,生活条件较之农业社会有了极大的改善,尤其是生育技术越来越发达,很多传统的坐月子习俗,包括那些曾经是合理的习俗都应该随之改变,然而一些貌似发达的地方居然还保留着很多陋习,比如不许下床、不许刷牙、不许冲澡,甚至大暑天还要求产妇盖棉被、不开门窗等等。这就令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了。

  坐月子迷思源于原始社会的生育禁忌,是在父权文化中通过隔离妇女而形成的,这种隔离之所以能够实现并久盛不衰,是父权文化刻意污名化女性生育能力的结果。因此,破除坐月子迷思,我们不仅要从生理和医学角度普及生育健康常识,还要从性别平等的角度对传统社会文化中对女性进行污名化的习俗进行批判,倡导尊重女性的主体意识,在社会上形成科学合理的,有利于产妇和新生儿身心健康的坐月子方法。

(责编:冯文彦)

相关新闻

破除坐月子迷思 倡导新型生育文化(2017/8/2 11:05:44 | 中国妇女报)

坐月子不洗澡、不洗头?专家说你Out了(2015/1/14 4:46:32 | 重庆晨报)

产科医生坐月子 照样洗澡吹空调(2014/9/2 7:41:24 | 扬子晚报)

瞄准“坐月子”商机 重庆“月子中心”悄然兴起(2014/2/24 6:55:50 | 重庆日报)

坐月子洗头的7注意事项(2013/8/21 16:39:20 |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