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创新设计:一个新文明建构方式的出现?

2017-11-14  来源:新华网
 

  【编者按】人类在遇到新问题的时候,会使用与生俱来的创造力和设计天赋发明、创造一些新事物,这也往往成为“创新”的起点。创新一直存在,但是今天,这些日常创新的形式更多,力度更强,传播速度也更快。在社会、经济、技术、环境等因素剧烈变动的大背景下,每一个问题都在各个层面上挑战整个社会,每一个问题都是庞大的全球性社会问题,它们不能通过传统的经济或政治模式得到解决,这时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群众就必须发挥作用,个人、家庭、社区都必须积极地以协作的方式参与进来,因此,设计的疆域拓展开来,社会创新得以一展身手。基于此,本期艺术设计版与您一起走进社会创新设计,共同见证一个新的文明建构方式的出现。


  ISACF LaCambre建筑事务所在布鲁塞尔2012年的人文城市节发起的城市干预项目,参与者持有一些公共场景的景象卡片,若他们认为耨个地方应该有卡片上的景象,就拿着卡片在此处拍照,作为“添加的特征”,照片被参与者传到网上,形成了一次对街区局部改变的“集体干预”。

  设计概念的沿革

  讨论社会创新设计,我们需要简单地回顾一下“设计”本身的历史。有关于设计的最初的定义出现于1588年的《牛津词典》:1. 由人设想的为实现某物而做的方案和计划;2.艺术作品的最初图绘的草稿;3.为制作实用性艺术品而准备的规范性草图。可见,从文艺复兴时起,到欧洲工业化进程开始之前,设计活动主要是为艺术创作以及建筑工程打基础的。那个时代背景下的“设计”,和我们现在理解的设计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我们当下讨论的“设计”,在没有采用“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服装设计”等特定专业名词界定时,往往指“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即为消费者创造可使用的“物品”的设计。工业设计的概念最早由马特·斯坦在1948年正式提出,他认为,工业设计师是在产业的各个领域从事打样、绘制缩略图和平面图等工作的人,他们尤其关注新型材料的造型工作。这个定义到目前为止,仍然属于大众对设计的主流认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可以明确,设计是服务于产业的,尤其是大规模的制造业。从这个角度来看,设计是相当技术性的一个工作,设计师们主要必须掌握材料、形式与功能。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发达国家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各国制造业对于工业设计的重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造型别致、功能强大的工业制造品受到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认可。设计为大规模工业化制造的产品提供了经济上、美学上,甚至文化上的高额附加值。但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现代设计,基本上等同于西方发达国家即西欧、北美,以及后来兴起的日本等国的工业设计。在规模化制造业尚未起步的其他国家与地区,“工业设计”和“产品设计”相应地也处于萌芽时期。

  简而言之,“设计”在发展初期,是为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服务的。和工业化之前,高品质的“产品”仅仅服务于极少数的贵族和富裕阶层相比,设计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优质产品和创意的普及,是伴随着经济发展的文化民主化的表现之一。如果能够清晰地理解这一点,我们就能够很好地理解为什么会有后来的社会创新设计。

  设计师的社会责任

  1971年美国设计研究者和教授维克多·帕帕纳克出版了《为真实的世界设计》一书,第一次提出了设计师的社会责任。其论述的起点,是对消费主义的反思。他认为设计直接服务于工业制造业,并且和广告营销一起,推动了消费主义的兴盛。简单地讲,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推出更多新的产品,这些产品要么具备新的功能,要么采用了全新的材料或造型,从而激发人的购买欲望。产品能够为厂家带来巨额利润,就意味着这是一个成功的设计。

  帕帕纳克认为,这样的设计尽管获得了经济上的成功,但却并不是负责任的设计。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是设计完全无视环境问题。只要能找到更多的更好的材料,更快地推出新的产品,就算成功,但至于产品是否真正为人们所需要,在原料的生产过程中、制造过程中,甚至销售过程当中会不会对环境造成危害,被人们废弃之后的产品该怎么处理这从来就不是一个应该去考虑的问题。

  第二是设计师的服务对象。他认为,当时的设计师缺乏足够的人文关怀,有更多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更加需要通过设计的帮助解决日常生活的困难,但却始终被忽视。这些弱势群体,既包括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中的特殊群体,如老人、儿童、残疾人等,也包括其他国家中那些缺乏足够经济能力购买西方工业品的普通人。

  帕帕纳克提出的设计的两大责任缺失,在当时是极其超前的观点。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期,西方工业国家处在飞速发展的阶段,中产阶级蒸蒸日上。环保问题、贫富分化问题,都还远离大众视野,他的思想仅限于在专业领域传播。但是,先是在80年代,绿色设计、生态设计、可持续设计渐渐受到关注,尽可能采用可降解的原材料,实现全生命周期的设计,在制作以及流通环节中减少污染,已经逐渐成为设计师的共识。1999年,有学者对“设计”进行了重新界定,其中包括的任务有:技术与程序的可视化;产品硬件和软件的使用和操作简化;生产、消费和回收之间的关系透明化;提升和增加服务,并且采用积极的方法,来帮助防止生产无意义的产品。帕帕纳克三十年前的呼声,终于带来了广泛的回响。


  “创新食品网络”由清华美院、小毛驴市民农园、分享收获 CSA 农场于 2012年共同创建。项目组先后策划设计了新型社区中心、Food Loop 都市农业项目、智能化都市种植系统设计、LED 种植灯具、北京绿色地图、可持续生活实验室等多个社会创新项目。

  用创新解决社会问题

  “社会设计”与“社会创新设计”都是当下设计领域中最多探讨的课题。如果说,“社会设计”从帕帕纳克开始,到当下的学术文章,基本认同是为弱势群体进行设计。那么,“社会创新设计”则有两种不同的主要观点,一种以IDEO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布劳恩(Tim Brown)为代表,另一种则以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系教授埃佐·曼奇尼(Ezio Manzini)为代表。

  IDEO可以被视作是当下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公司。它坐落于硅谷,最早因为苹果公司设计鼠标而名声大噪。在初期,它属于主流的工业设计公司,以提供创新的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为主。之后,由于大力推广“设计思维”的工具和方法而极大地拓展了设计的边界。2010年,蒂姆·布劳恩在《社会创新中的设计思维》一文中,将“社会创新设计”这一术语推广至大众视野。

  在这篇论文中,蒂姆·布劳恩列举了IDEO进行的大量成功设计案例。如为非洲地区设计的廉价易用的取水装置、减少疟疾发生的免费蚊帐,为越南等地营养不良的儿童提供营养全面的食物……这些成功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均是通过“设计思维”的过程得以实现。作为IDEO研发并不断迭代的设计方法论和工具,设计思维最初仅运用于商业机构的产品开发,但当这套方法运用于公共事务,以及极端条件下的解决方案提供时,同样具备空前的创造力。

  在蒂姆·布劳恩的这篇论文以及大量其他相同主题的研究中,“社会创新设计”可以拆分为两个部分来理解:创新设计和社会,即通过创新设计的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更好地为弱势群体提供他们能够负担的解决方案。这种思想,目前是“社会创新设计”中最为主流的观点。大量的设计师,无论身处发达工业化国家,还是新兴国家,都以解决社会问题为己任,不断地用设计与生俱来的创意能力,提出不同以往的产品、服务,和包含了产品及服务的系统化解决方案。

  在这个设计过程当中,设计师受到的挑战显然是非同寻常的。首先,弱势群体的经济条件和支付能力极其有限,这意味着设计师对材料、工艺的选择空间被压缩到极小范围;其次,大部分参与社会创新设计的设计师都缺乏其设计服务对象所处的背景经验,对设计问题,即“真实需求”的界定,需要设计师发挥极强的“同理心”,并进行深入的实地调研;第三,为了使最终的设计方案得以采纳和扩散,往往必须采用“本土知识”,而“本土知识”的获得和设计运用,意味着必须有大量的工作需要邀请终端用户和其他利益相关人进行协同设计(co-design),这些工作分布于前期开发、方案测试以及迭代的不同环节中,这个协同设计过程本身,至今仍然是设计研究与实践中的核心难题之一。

  受这种理论影响,国内也有大量的设计研究者进行社会创新设计,其中的优秀代表是湖南大学的“新通道”项目。“新通道”项目组立足于湘西的侗族贫困地区,通过传统工艺再造等方法,挖掘地方的文化、社会及环境优势,为妇女、老人创造工作机会,在国内外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

  为“更好的关系”而设计

  与蒂姆·布劳恩的观点不同,埃佐·曼奇尼对“社会创新设计”的定义更为复杂。在埃佐·曼奇尼教授的新书《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中,其指出,社会创新设计并不仅仅指具备社会责任的设计,不仅需要服务于弱势群体,更需要服务于普通民众,不论是老人,还是移民,或者是上班族,只要人们参与到解决日常问题的过程中,并且最终提出了不同往常的解决方案,就是在进行社会创新设计。

  从这个角度来讲,埃佐·曼奇尼教授的“社会创新设计”所包括的对象要广得多。在他看来,为越南农民设计多功能的简易车辆是创新,为城市中的通勤族设计拼车、共享汽车、共享车位,更是社会创新。其“创新”所在,不单单在于设计的过程,更在于这些方案本身蕴含的对各种资源(如车辆、车位等)的重新组合,对人与人关系的重新构建——如拼车过程中,司机与乘客之间的关系;共享同一车位时,不同车辆所有者与车位之间的关系,等等。

  从重组资源、重构关系这个角度来看,埃佐·曼奇尼教授的“社会创新设计”又要比IDEO的“社会创新设计”难得多。例如,在广为流传的便携式净水器项目中,简单、便携、廉价的净水器,能够为非洲人民解决清洁饮水的问题,但归根究底,这仍然是一个产品设计,设计师在面临这个问题时,认真研究了现实背景,了解了终端用户的需求,并提出了解决方案,但在将净水器发放给当地人之后,并未触及更深层次的社会关系,其行为类似于中国或美国消费者在超市购买一个净水壶并随身携带使用。尽管挑战巨大,但其思路仍然属于为某个群体设计某类产品的传统设计思维。

  《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一书中,埃佐·曼奇尼教授提出了大量“社会创新设计”的案例,如社区支持农业,即消费者积极参与到食物的生产和流通环节中,在获得更优质产品的同时,帮助农民提高收入,并构成了新型的产销关系;如“家有学生”,独居老人将空余房间出租给大学生,大学生以承担日常照料和陪伴的活动来抵销一半房租,并构成了新的“房东-租客”关系;如“关爱圈”,不同年龄的老人生活在一起,在专业医务人员和社工的支持下,共同养老,构建了新的服务与被服务关系。在这些案例中,设计师的传统职能被弱化,而沟通、创造工具等职能被强化。在“创意”本身开始普及,人们解决问题的意愿和能力都足够强大的时候,设计师面临的挑战已经远远超出传统的专业范围,而这也是未来设计师们不得不深思的问题。

  蒂姆·布劳恩和埃佐·曼奇尼从不同的角度对“社会创新设计”进行了阐释,对中国的设计界有着引领意义。当下,我国的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处于蓬勃发展时期,其主要职能是服务于我国的产业升级和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各种社会问题,以及先进技术带来的社会、经济结构变迁问题,都是设计师和设计研究者需要加以关注的,它们也可能成为引发“社会创新设计”的新起点。(作者:钟芳)

(责编:胡虹、陈琦)

相关新闻

《玉·见》公益画展在京展出(2017/11/14 11:37:40 | 北京青年报)

蔡国庆汪峰公益支教乡村音乐(2017/11/14 11:35:31 | 北京青年报)

人民网重庆公益频道独家策划(2017/11/14 11:01:23 | 人民网重庆频道)

宝姿携手高旗发起“音乐同行”公益活动(2017/11/9 16:03:03 | 人民网公益频道)

曹永红:做专业公益 提供更有效的服务(2017/11/9 15:57:35 | 华龙网)

消防安全教育日 当代整形用行动助力公益(2017/11/9 15:55:17 | 人民网-重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