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避暑旅游今夏“变招”

发布于:2016-6-20  来源:新华网  编辑:张祎

手机版新闻

内容提要:“经营期太短是一些景区发展的桎梏,每年只有三四个月有收入,却要支撑一年的运营。”徐健说,重庆高山资源丰富,在开发和待开发的景区众多,避暑游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但留给市场发挥的周期却很难跳出“黄金三个月”。要破解避暑游的短命营销周期难题,不妨从客源结构、避暑消费等方面深耕。 ……

    避暑地产:生态禀赋是优势

  事实上,“反击”周边省市,重庆的“武器”正越来越多。

  作为去年夏天重庆人气最高的避暑休闲目的地之一,江津四面山在2015年出台的《重庆避暑休闲地产规划》中,被列为距主城主体市场和万州等次级市场较近、市场需求量大、具有较好开发基础、环境容量大的8大片区之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是距离重庆主城最近的市级旅游度假区。江(津)习(水)高速公路于2014年6月开工,今年底将建成通车。届时,重庆主城从到四面山车程,将由现在的2.5小时缩短为1小时。

  避暑地产,正是江津推动避暑休闲旅游的重要手段,今年4月的重庆春季房交会上,江津就带来了以四面山景区避暑纳凉为主要卖点的数个项目。

  手握四面山这张“王牌”,“生态”成为江津避暑地产的核心卖点。

  该区旅游部门一位人士对新华网分析说,重庆市去年出台避暑休闲地产规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解决现有避暑休闲地产发展不均衡、分布过度集中的问题。近年来,重庆及周边部分地区发展避暑休闲地产过快,区域交通、供水、污水垃圾处理等基础配套没有及时跟上,带来了不少问题。其中,供水的问题尤为突出。囿于这些区域大多位于高山,本就缺水,加之夏季干旱、大量游客蜂拥而至,部分区域甚至出现了严重的断水问题。

  四面山最不缺的就是水。据考证,四面山是重庆水资源最丰富的山,山上共有40多条大小溪流,100多挂瀑布,8大高山湖泊,无论天多旱,四面山的湖泊从来不干,瀑布和溪流从来不断,因此又被赋予“千瀑之乡”的美誉。而眼下,度假区的供水工程正加快实施,可满足12万人的生活用水。

  重庆适合发展避暑休闲地产的区域,一般在海拔800米至1500米之间,而这些区域全部位于大娄山、大巴山、武陵山等三大山脉,地势险峻,建设成本高。但四面山恰恰不然。“就拿四面山旅游度假区核心区所在的四屏镇来说,海拔高度1200米左右,还在笔架山、玄武山、狮子山、横担山等四山之间,形成一片38余平方公里的缓坡开阔地带,是少有的一块高山台地,开发成本和难度都相对较低。”这位人士称,目前四面山旅游度假区的规划面积38平方公里,可吸纳人口12万人。

  江津区认为,利用这些空间,四面山旅游度假区不仅要建设医疗卫生、社区服务、购物休闲等公共配套,还要加快打造各种游乐设施、主题公园乃至观光农业基地,让居住在这里的游客获得更高的游玩品质。

  战术调整:重庆转攻“耍事”

  可见,如今的避暑旅游市场,仅有“生活配套”是远远不够的。新华网注意到,“预热” 今夏避暑旅游,丰富产品结构、深耕游客“耍事”的做法,重庆动作频频。

  石柱县旅游局局长马培华说,为备战即将到来的避暑旅游热潮,今年,该县旅游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景区景点品质提升了一个档次,新的旅游项目投入使用,服务水平也将进一步提高。具体表现在千野草场景区依托创建4A景区契机,完善了景区大门、停车场、步游道、智能化建设,景区面貌一新;云中花都、油草河漂流景区建设进一步提档升级,可游性、体验性增强。

  “我们新一批旅游项目也即将投入使用。比如重庆医科大学黄水康复医院、月亮湖环湖公园、黄水休闲动步公园等等,这样一来,石柱旅游度假产品将大为丰富。”

  该县旅游基础配套和设施进一步施完备。据介绍,枫木土家风情小镇、黄水泰运山庄度假村等建成投用、焕然一新,新增一批家庭宾馆、度假物业和高星级农家乐,可满足不同消费层次的避暑度假需求;黄水镇建成了一批市政大道、停车场,有效缓解了旺季交通压力,依托重庆渝运集团组建黄水旅游运输分公司,解决县城火车站至黄水、千野草场,黄水镇至周边各大景区交通无缝对接,开通黄水镇公共交通,方便游客出行。

  “以节为媒”也是重要手段。马培华告诉新华网,这几天,石柱县正在紧锣密鼓筹办2016重庆黄水林海消夏旅游季暨千野草场露营狂欢月活动,继续围绕“风情土家、清爽黄水”主题,通过“活力黄水、清爽黄水、美食黄水、文化黄水”四个篇章,组织开展千野草场露营狂欢、千野草场天空节、黄水仲夏美食季、民俗文化大展演、太阳湖公开水域游泳比赛、首届中国石柱莼全国康养产业国际论坛、天上黄水浪漫音乐季等20多项特色化、品牌化活动。

  马培华透露,今夏石柱县黄水景区还将全新开放一个专门针对避暑客的大型水上乐园。据了解,该乐园前后酝酿数年,光蓄水就耗时两三年。这个乐园将依托黄水核心避暑景区的客源来运营,目前各类招商工作已基本结束。

  无独有偶,新华网了解到,武隆仙女山、丰都澜天湖、巫溪红池坝等高山景区也将开辟“好耍”的产品,角逐避暑市场,或将冬季的滑雪场改成滑草场,或在原始森林中开辟避暑自驾游大道等等,这都成为今夏重庆本地景区做出市场“反攻”的亮点。

  “其实,业态丰富已经成为重庆避暑旅游另一大抢眼的优势。特别是在渝东南、渝东北、渝西地区,‘山林水谷村’五大类资源合理规划培育,所带来的市场效应正在发酵。”秦定波告诉新华网,为配合下半年在渝举行的香山旅游峰会,由重庆市旅游局牵头编制的《重庆避暑休闲指南》近期就要出版,并且,他预计今年7-9月重庆避暑旅游的市场增幅将在12个百分点以上。

  “避暑旅游告别往以往‘床位竞争’,而向娱乐化、多业态转向,恰恰昭示了避暑旅游产业市场可期。”徐健表示,这体现在今年部分投资避暑游的资本在农家乐、星级酒店方面投入减少,投资重心开始倾向避暑游乐市场。“外地靠完善生活配套来拉客源,重庆本地则在客人的耍法上做文章,一切交由市场来选择。”

  重庆市副市长谭家玲指出,重庆旅游要唱响“春赏花、夏避暑、秋观叶、冬玩雪”的“四季歌”,让旅游业在扶贫攻坚和服务经济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

  多年来,无论产品、客源结构变幻,避暑游的营销周期始终卡在“三个月”的瓶颈。不管这一年行情好还是坏,一般来说避暑游在9月上旬就逐渐结束——6-9月,这三四个月时间,就像一把悬在避暑景区头上的双刃剑。

  “经营期太短是一些景区发展的桎梏,每年只有三四个月有收入,却要支撑一年的运营。”徐健说,重庆高山资源丰富,在开发和待开发的景区众多,避暑游经营压力越来越大,但留给市场发挥的周期却很难跳出“黄金三个月”。要破解避暑游的短命营销周期难题,不妨从客源结构、避暑消费等方面深耕。“创造条件也要上。”他认为,兴建大型避暑游乐场,来人为完善和延长避暑游产业链,无疑是一个可行的市场范本。此外,打破以老年人和小孩为主的避暑客源结构,开辟“年轻人”战场,也是破解高温“烤”题的一种做法。

相关新闻

用户名:
网友评论仅代表网友的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